《龙族》:希尔伯特·让·昂热战死于龙与混血种的最终之战

因为我生命中最后的这些意义,虽然像是浮光中的幻影那样缥缈,但也是我生命中仅有的东西了!”

希尔伯特·让·昂热,一个注定在混血种屠龙秘史上留下浓重痕迹的男人,或者说历史已经记住了他,漫长的岁月已经书写下了史诗般的传奇,急等他签下最后的大名。

这个100多岁的老人,在1900年的“夏之哀悼”事件之后,这个出生在英国小城却拥有混血种最强大血统之一的男人只为一件事活着——屠龙。

当龙族的黑色皇帝从沉睡之地缓缓苏醒,竖立旗帜,召唤龙族大军,用无比狂傲的语气向混血种与人类宣战之时。

他从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苏醒,挣扎着拔掉了自己的呼吸器,披上战袍,穿上铠甲,以四度暴血的巅峰姿态去迎接他为之寻找了一生的敌人。

他是一个战士,要么死于龙王的狂暴言灵,去地狱之中寻找更强大的力量,整装待战,不死不休;要么在胜利的宴会之后含笑而终,与这么些年来一直奋斗在屠龙第一线的战友们一同荣升天堂。

狂暴的元素乱流推重厚重的云层遮盖住了应该群星闪烁的夜空,在这沉重肃杀的氛围下,飘起了西伯利亚北方才会下去的鹅毛大雪。

在这最后的决战里,这个最强大也是最年迈的屠龙者如同在学院大礼堂对着全体师生演讲时和蔼可亲。

他用最温柔的语气,就像一个老人最后的遗言,请求路明非和楚子航等优秀的年轻混血种们留在战壕里,等待下一波冲锋。

在离黑色皇帝仅一步之遥的时候他停下了,破碎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持他继续向前了,他的血液已经如同水银一样浓稠,此时的他已经拥有了龙王的实力,却停在了弑神最后一步,无法跨越的最后一步。

他那颗怀着憎恨跳动百余年的心脏最终还是停止了跳动,在黑色皇帝无上力量的冲击之下,只剩余一具血液泵尽的干尸。

他握着那柄亚特坎长刀碎片打成的折刀,伫立在死侍尸堆中屹立不倒,如同百年之前的梅涅克·卡塞尔。

在新一天或者说新时代的太阳升起时,在第一抹阳光的照耀下,他的身形在晨光中如泥沙般崩散,折刀坠地,声响清越,消散于天地之中,如同一个神灵的逝去,给予人间凡人最好的祝福。

这位屠龙史上成就最为辉煌的混血种,百年如一,他的言灵,他的力量就是时间,而时间在他身上又好像没有任何用处。

在龙族挑起的最终之战之时,他并没有坐在自己的功德簿上隔岸观火,像懦夫一样当个逃兵,这不是他的性格。

他选择了身先士卒,只身以近乎龙王般狂暴的力量斩开死侍潮,告诉了那些高高在上的王们,混血种有杀死他们的力量。

他在确认黑色皇帝最后的位置后,以自身为信号源,为天谴打击提供了最精确的坐标。

历史总是相似的,在龙族纪元还未结束之前,黑色皇帝杀死白色皇帝,白色皇帝诅咒黑色皇帝会跟自己有一样的死法,在人类纪元的最开始,人类先后杀死了白色和黑色两个皇帝,在这人类纪元的最后,两位皇帝最后双双殒命。

后世的混血种在提到昂热这个名字时,总是如同吟唱诗歌一般,照本宣科的说出一系列他的名号。

处于和平时代且并未经历战争的混血种们却并不知道这并不算长的几行字之间,铁和血不间断地淌过了一个多世纪的年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